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0905章 寇季没飘,寇氏先飘了……

本章节来自于 北颂 https://www.mkxs9.com/424/42411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满朝文武,望着祭台上那孤立的身影,缓缓跪服在地。

    太庙祭祖,满朝文武是需要跪服的,谁也不例外。

    赵祯一个人站着。

    要多霸气有多霸气。

    待满朝文武跪服叩拜以后。

    赵祯再次开口,“自朕继位以来,夙兴夜寐,勤勤恳恳,在诸位爱卿的辅佐下,征西域、灭西夏、定大理、复燕云、扫辽国、覆高丽。

    而今天下一统,四海归一。

    我大宋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盛世。

    朕当犒赏功臣,表彰其功。”

    赵祯说完这话,目光在满朝文武脸上扫了一圈,喝道“宣旨”

    陈琳领着一众小宦官,捧着一卷卷黄卷,迈着小碎步出现在了祭台下。

    陈琳在向天地一礼,向赵祯一礼后,才拿起了一卷圣旨,高高的举过头顶。

    “雍国公、枢密使、参知政事寇季,上前受封”

    寇季对天地一礼,对赵氏祖宗所在的地方一礼,对赵祯一礼,缓缓上前。

    陈琳在寇季上前以后,展开了圣旨,宣读道“诏曰雍国公、枢密使、参知政事寇季,自出仕以来,为我大宋屡建奇功,斗奸邪、平叛乱、复失地、开疆土,功勋卓著

    赐雍国公、枢密使、参知政事寇季,入昭勋崇德阁,位列第三

    赐王爵一等,号韩

    赐封韩地

    世袭罔替,与国同休,永镇韩地”

    赵祯册封寇季的诏书很讲究,寇季功劳虽然高,称之为大宋开国以来第一功,也不为过。

    但是赵祯再赐寇季入昭勋崇德阁的时候,只将寇季列在了第三位。

    因为文臣第一位是寇季的祖父。

    寇季身为人孙,在挂像的地方,不可能挂在寇准之前。

    武臣第一位是高怀德。

    那是太祖太宗两朝公认的开国第一功。

    赵祯将寇季列在高怀德之上,容易被人说闲话。

    所以赵祯将寇季列在了第三位。

    至于韩地,并非是战国时期的韩国旧地。

    而是高丽。

    在东汉的时候,中原便称呼高丽为韩地。

    三国志乌丸鲜卑东夷传中记载桓、灵之末,韩濊强盛,郡县不能制,民多流入韩国。

    所以赵祯诏书中此封的韩地,便是高丽。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王爵一等。

    王爵一等那可是亲王爵。

    亲王爵是王爵最高的一等。

    其次是嗣王。

    再次是郡王。

    要知道,在此之前,大宋只有皇族,并且皇族中极少数人,才有资格获得亲王爵。

    异姓获封亲王的,一个也没有。

    不仅活着的异姓没有,死了的异姓也没有。

    满朝文武在听到了赵祯封了寇季为亲王的时候,无一不惊。

    即便是寇季自己,也十分震惊。

    一则是赵祯居然给了他一个亲王。

    二则是赵祯居然将王爵封到了他头上,而不是寇天赐。

    寇季仔细思量了一番后,大致明白了赵祯的心思。

    赵祯应该是想先将王爵放在他头上,然后等寇天赐和宝庆成婚以后,再让寇季将王位传给寇天赐。

    赵祯可是将寇季当成亲兄弟看待的。

    又怎么可能让寇季拼死拼活搏来的王爵,让寇天赐一个人独享。

    寇季在陈琳宣旨以后,深吸了一口气,冲着祭台上的赵祯缓缓一礼,沉声道“亲王非皇族不授,臣不敢领受,还请官家收回成命。”

    赵祯封王,已经成了定局,寇季没办法阻止。

    但是赵祯封异姓亲王,寇季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阻止一下。

    亲王爵,寇季也当得起。

    但是寇季觉得,亲王和嗣王对他而言,都是一样的,又不会影响他的封地。

    赵祯没必要开此先例。

    若是赵祯的继任者借此先例,将亲王像是大白菜一样许出去。

    那可就不好看了。

    毕竟,史书上,宋徽宗封童贯为广阳郡王,成了徽宗朝一大笑柄。

    满朝文武听到了寇季的话,神色各异。

    其中大部分人觉得寇季识大体、知进退,并没有居功自傲。

    还有一小部分人,怀着其他心思。

    但是赵祯和寇季都没有在意。

    赵祯盯着寇季郑重的道“亲王爵,你受得起。”

    寇季坦言道“官家不该开此先例。”

    赵祯思量了一下,道“降一等”

    寇季深深一礼,“多谢官家厚爱。”

    赵祯没有再言语。

    陈琳将圣旨交到了寇季手里,同时从身后的小宦官捧着的盘子里,取过了一个盒子,双手奉给了寇季。

    盒子里盛放的,便是属于寇季的韩王玺。

    寇季领受了旨意和韩王玺以后,再次向赵祯施礼。

    “多谢官家隆恩。”

    寇季拿着旨意和韩王玺后退了三步,缓缓回身。

    满朝文武齐齐躬身施礼。

    “参见韩王”

    寇季高声道“免礼”

    满朝文武起身以后,寇季退回了自己站的位。

    陈琳再次拿出了一卷黄卷,奉过了头顶。

    依照之前行过的礼节,行了一遍以后,高喊道“同知枢密院事种世衡上前受封”

    种世衡学着寇季之前的礼仪,行了一遍礼,缓缓上前。

    陈琳展开了黄卷,高声喝道“诏曰同知枢密院事种世衡,自出仕以来,为我大宋屡建奇功,立清涧、平西夏、征大理、定河西、复燕云、征辽国、灭高丽,功勋卓著

    赐同知枢密院事种世衡,入昭勋崇德阁,位列第十

    赐王爵三等,号东阳

    赐封东阳

    世袭罔替,与国同休,永镇东阳”

    王爵三等,便是郡王。

    自此以后,种世衡便是大宋的东阳郡王。

    封地东阳,并不在大宋内部。

    而是在海外。

    阳是赵祯为倭国新起的名字。

    东阳,便是倭国东部。

    种世衡听到了赵祯将自己封到了东阳,疑惑了好一阵子,也不知道东阳在何处。

    但还是规规矩矩的领受的旨意。

    然后受了满朝文武的参拜,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随后受封的,并不是高处恭和朱能。

    而是刘亨。

    “”

    “赐遣倭使刘亨,入昭勋崇德阁,位列第二十一”

    “赐王爵三等,号西阳”

    “赐封西阳地”

    “”

    “赐枢密副使朱能,入昭勋崇德阁,位列第十四”

    “赐王爵三等,号西伊”

    “赐封西伊地”

    “”

    “赐祥符侯高卫昭,入昭勋崇德阁,位列第二十四”

    “赐王爵三等,号燕山”

    “赐封燕山地”

    “”

    “赐镇北军大将军杨文广,入昭勋崇德阁,位列二十七”

    “赐公爵一等,号燕”

    “擢升枢密副使”

    “”

    “赐永兴军大将军狄青,入昭勋崇德阁,位列十三”

    “赐公爵一等,号辽”

    “擢升同知枢密院事”

    “”

    “赐永宁军大将军陈尧咨,入昭勋崇德阁,位列二十”

    “赐公爵一等,号谯”

    “”

    陈琳一道道的宣读着旨意,受封的人在场,便由受封的人领受,受封的人不在场,自有宦官和御前卫,跨马去送旨意。

    陈琳宣读了足足数十道旨意。

    大宋一瞬间多了五位活着的异姓王,多了四位一等公,十三位二等公。

    二等公以下的爵位,吕夷简早就在保州的时候封过了,不然更多。

    随着陈琳宣读完了最后一道旨意。

    大宋的武勋团体,一瞬间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

    即便是开国功臣,也没办法跟他们相比。

    因为他们有五个活着的异姓王,其中一个还是二等嗣王。

    武臣们一个个振奋的难以自持。

    文臣们一个个神色复杂的盯着武臣。

    文臣们眼中有羡慕、有嫉妒、也有不屑,唯独没有忌惮。

    因为在太庙里的所有人都清楚。

    此次受封的王爵,随后都要举族迁移出大宋,此生非帝召,无法再踏入大宋,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

    寇季封在了高丽,大宋最东边的地方。

    种世衡封在了倭国,大宋最东边上。

    刘亨也封在了倭国,跟种世衡共分了倭国。

    朱能封在了西域,封地就在沙州外的西州回鹘。

    在寇季等人率军离开了河西以后,留在河西的陈尧咨,先后占据了西州回鹘的大批疆土。

    朱能的封地,就是陈尧咨占据的那些西州回鹘的疆土。

    高处恭幼子高卫昭的封地,则在大宋最北边,大宋在占据了辽国的西北路以后,将辽国的西北路改为了两府。

    其中东府为古蒙。

    西府为燕山。

    高卫昭的封地就在燕山府外。

    五个人的封地中,高卫昭的封地是最大的,也是最穷的。

    其次是种世衡和刘亨的。

    再次是寇季的,寇季的封地相对而言算是最富庶的。

    最后便是朱能的。

    陈琳在宣读完了册封寇季等人的诏书以后,停了许久。

    然后赵祯又吩咐他继续宣旨。

    有小宦官再次捧出了一大批的圣旨。

    陈琳依照此前的流程,施礼宣旨。

    此次宣读的圣旨,基本上都是此封文臣的。

    几乎都是加官进爵的。

    赵祯在封赏了武臣以后,可并没有冷落文臣。

    诚如寇季此前所言。

    此次大宋能建立如此功勋,不仅仅只有武臣有功劳,文臣也有不小的功劳。

    所以赵祯理应赏赐。

    一番册封、赏赐,一直持续到了入夜。

    在赵祯册封、赏赐完了所有的文武以后。

    从汴京城东,升起了一枚药发傀儡。

    随后一道道药发傀儡升空,将汴京城映成了一座不夜城。

    赵祯踏着药发傀儡映出的光芒,引领着满朝文武出了太庙,入了皇宫。

    皇宫里。

    满朝文武的女眷早已就坐,曹皇后带着一众嫔妃在坐陪。

    赵祯引领着满朝文武入宫以后,大宴正式开场。

    歌舞、酒肉,如同流水一般搬进了宫殿。

    赵祯和满朝文武开怀畅饮。

    皇宫外。

    也热闹非凡。

    百姓们在大肆庆祝。

    在通宵高歌、载歌载舞、燃放烟花爆竹。

    如此大庆,足足持续的三日,才缓缓落幕。

    寇季、种世衡、刘亨、朱能、高卫昭五个新生的王爵,是横着离开皇宫的。

    几乎所有的文武,在大宴的时候,都向他们五个人敬酒。

    武臣们给他们敬酒,纯粹是替他们高兴。

    文臣们给他们敬酒,纯粹是为了拉关系。

    毕竟,五个新王,随后会离京,以后跟文臣们不会有任何利益上的冲突。

    以后双方说不定还要长期的交流。

    寇季抬出了皇宫,在府上睡了一天一夜后,才缓缓苏醒。

    刚刚睁开眼,就看到了向嫣带着府上一大半的管事,站在自己的床前。

    不等寇季开口。

    就见向嫣欠身一礼,“妾身见过韩王殿下”

    一众管事也纷纷施礼。

    “参见韩王殿下”

    寇季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略微翻了一个白眼道“别闹了,都下去吧。我这个韩王坐不了几天。”

    向嫣笑着驱散了仆人,缓缓走到了寇季床边,端了一碗参汤送到了寇季面前。

    不等寇季喝一口参汤,就见寇准背负着双手入了房内。

    “老夫寇准,见过韩王殿下”

    寇准入了房内以后,一板一眼的对着床榻上的寇季一礼。

    向嫣端着参汤站直了身子,一脸愕然的盯着寇准。

    寇季哭笑不得的道“祖父,您这是在讥讽我吗”

    寇准不咸不淡的道“不敢,老夫身为大宋之民,见到了大宋嗣王,自然得施礼。”

    寇季略微愣了一下,对向嫣道“你先下去。”

    向嫣点了点头,对着寇准一礼,端着参汤离开房内。

    寇季从床榻上爬起身,囫囵的穿上了衣服,对寇准一礼。

    “孙儿远征而归,未曾前去拜见祖父,还请祖父恕罪。”

    寇准大大咧咧的往寇季身边座椅上一座,淡淡的道“你为我大宋出生入死,立下了汗马功劳。老夫也是大宋的臣子,岂会在这种小事上怪罪你。”

    寇季直起腰,笑着道“那祖父刚才讥讽我,是什么意思”

    寇准瞥了寇季一眼,不咸不淡的道“老夫只是过来看看,我寇府的新王,在封王以后,有没有高人一等。”

    寇季眉头一挑,狐疑的看着寇准道“我从回京以后,就待在皇宫里,一连待了三日,刚刚才回府。

    我可没出去显摆自己的王爵。”

    寇准叹了一口气道“你小子的为人,老夫还是了解的。只是你不显摆,不代表别人不显摆。

    你那几个弟弟,如今在汴京城里,逢人就自夸为韩王之弟,汴京城里不少人追捧他们,他们的风头可不小。”

    寇季一愣,“弟弟”

    寇准哼了一声。

    寇季沉吟道“我爹跟我那几位姨娘生的”

    寇准冷哼道“除了他们,谁还敢自称是你弟弟。”

    说到此处。

    寇准冷冷的道“自从他们懂事起,就没少打着你我的名号在外面胡作非为。只是碍于你我的威严,所以大恶不敢为,但是小恶却不断。

    再加上你爹在朝堂上大小也是一个侍郎,所以他们犯了小错,你爹自己就能平息。

    所以即便是有风声传出来,老夫也懒得理会。

    但此次你封王以后,你的那些弟弟们就不知道收敛了。

    短短两日,他们收的孝敬,比老夫大半辈子收的孝敬还多。”

    寇季闻言,皱起了眉头。

    寇准继续道“老夫就是过来给你提个醒,免得他们随后惹出大祸。”

    寇季沉吟了片刻,道“回头我回一趟大宅。”

    寇准点了点头,问道“你的位置是不是随后要传给天赐”

    寇季愕然的看向寇准。

    寇准坦言道“此事不难猜。你跟官家还有大事没有做完,所以官家不可能让你离京。所以你屁股下的王位肯定会传给天赐。”

    寇季见寇准猜出了此事,便没有隐瞒,坦言道“我所料不差的话,随后官家应该会下旨让天赐和宝庆公主成婚。

    等他们成婚以后,我的王位就要传给天赐。”

    寇准沉声道“也就是说,回头带着寇氏一门去封地的是天赐”

    寇季点头。

    寇准郑重的道“天赐年龄不大,族中的一些族老,难免在他面前倚老卖老,你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搞不好就会跟那些族老们一起,欺负天赐。

    天赐镇得住他们”

    寇季坦言道“天赐镇不镇得住我不知道。但我给天赐准备了不少后手。”

    寇准目光一凝,盯着寇季,低声吐出了一个字。

    “兵”

    寇季点头。

    寇准叹了一口气道“不到万不得,不应该动兵。”

    寇季一愣,“为何”

    寇准又叹了一口气道“终究都是我寇氏族人。惩治一番还好,可是动兵的话,对不起祖宗。”

    寇季皱眉道“可天赐并非您我,也没有您我的威势。那些人是什么德行,祖父您也清楚。他们要是闹起来,天赐可镇不住。”

    寇准唏嘘道“镇不住就将他们留在大宋。”

    寇季愕然的看着寇准,失声道“官家旨意上可是举族迁移。”

    寇准盯着寇季,语重心长的道“自从我寇氏祖父迁移到了汴京城以后,我寇氏的族谱上,就只有六个人。”

    寇季难以置信的看着寇准。

    寇准继续道“一个是我曾祖父,一个是我祖父,一个是我爹,一个是我,一个是你,一个是天赐。”

    寇季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祖父,此事若是传出去了,对您的名声可不利啊。”

    在这个宗族抱团的年代,脱离宗族,那可是要背上骂名的。

    寇准盯着寇季沉声道“所以老夫需要你去找官家,让官家钦定此事。”

    寇季迟疑道“官家也需要一个由头。”

    寇准幽幽的道“削弱你建设封地的力量,这个由头不够吗”

    寇季沉默了一会儿,道“一旦割裂开了,到时候朝堂上势必会有人出手对付寇氏,试探你我。

    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做

    若是麻烦找到了我爹头上,那我又该怎么做”

    寇准沉声道“该给他们的,我们祖孙已经给他们了。他们一个个早就仗着你我的权势,谋取了万贯家财。

    可他们贪心不足,万贯家财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了。

    他们想要的更多。

    那我们祖孙就不得不放弃他们。

    我们祖孙可以给他们万贯家财,甚至再多一些也没什么。

    但不能给他们权势,让他们去祸及百姓。

    一旦让他们祸及百姓。

    那我寇家,跟昔日的石家、潘家等几家有什么区别

    皇亲国戚和武勋们为祸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还是你和官家亲手铲除的。

    你不能再扶持起一个祸端。”

    寇季沉吟道“可官家如今赐了封地,他们到了封地上以后,翻不起什么大浪。就算他们合起伙欺负天赐,天赐也有反制的手段。”

    寇准毫不客气的问道“天赐能不杀人吗”

    寇季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寇准叹气道“我们不能杀他们,也不能助他们为祸,所以只能做一个割裂。他们如今各个拥有万贯家财,已经足以让他们富贵两三代了。

    所以即使我们跟他们做了割裂,他们也能活滋润。

    若是他们贪心不足,惹上了祸端的话。

    那就是他们自取的。

    非你我祖孙之责。

    若是我们不做割裂,任由他们惹祸的话。

    迟早有一日,你我祖孙会陷入到他们惹下的麻烦当中。”

    说到此处,寇准咬着牙,愤恨的道“说起来也可恨。他们胡作非为的时候,张口闭口就是你我祖孙的名号。

    我们派人去管束他们的时候,他们倒是不提我们,反倒给我们提祖宗、提辈分。

    我们祖孙在他们眼里就是工具。

    争名逐利的时候,就能拿出来用。

    其余的时间,就被他们丢在一边弃之不顾。

    大宋上下,哪一个提到我们祖孙,不一脸敬佩

    反倒是他们,提到了我们祖孙,眼里只有名利。

    他们已经被名利迷失了双眼。

    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寇季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寇准继续道“你以后还要留在汴京城,而你的地位又十分悬殊。曹利用侄子曹汭的旧事,你不会不知道。

    若是有人利用他们,趁机将黄袍披在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身上。

    那不仅他们得完,你我祖孙也得完。”

    说到此处,寇准瞪着眼,声音沉重的道“更可怕的是,你我祖孙要是满足不了他们的欲望,他们若是心怀怨恨,自己将黄袍披在身上,一口咬死了,是你我祖孙指示的,那就更糟。”

    “他们不会那么蠢吧”

    “利欲熏心的人,只会更蠢。你恐怕不知道吧在你征战辽国期间,华州那边派人给老夫送来了长信,要求老夫帮他们中间某一个人谋一个知州的位置。

    他们在信中威胁老夫,若是老夫不答应,他们就要给你二曾祖换一块坟地。

    你二曾祖可是他们的亲祖。

    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他们都做得出来。

    你说说,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9.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圣诞稻草人的小说北颂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北颂最新章节北颂全文阅读北颂5200北颂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圣诞稻草人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