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0907章 懂事的儿子,憨憨的爹

本章节来自于 北颂 https://www.mkxs9.com/424/42411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自从刘亨当年征讨西夏的时候离开了汴京城以后,刘亨和刘伯叙父子就再也没见过。

    虽然中途刘亨回过一趟汴京城,可当时情况特殊,所以父子二人并没有会面。

    数年不见。

    刘伯叙已经从昔年那个需要牵着刘亨手指认路的小家伙,长成了一个俊俏的少年郎。

    刘伯叙是汉吐两族的混血。

    肤色、发色,跟宋人没什么两样。

    可是眼睛和鼻梁却带有吐蕃人独有的特点。

    最主要的是,还挺好看的。

    妥妥的一个俊俏少年郎。

    父子二人分别了多年,所以难免有一些隔阂存在。

    二人明知道对方是自己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但却都不敢开口说第一句话。

    虽然在刘亨不在的日子里,刘伯叙曾经无数次找自己的寇伯伯询问刘亨的去向,也曾向往着跟刘亨会面。

    可是当刘亨真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真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刘亨觉得自己没给刘伯叙一个完整的家,心里对刘伯叙有愧,所以也不开口。

    于是乎父子二人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僵持在了寇府的廊道里。

    直到寇季出现,打破了他们父子中间的僵局。

    刘亨和刘伯叙听到了寇季的呼喊声以后,收回了看着对方的目光,落在了寇季身上。

    刘亨干巴巴的笑道“四哥”

    刘伯叙则规规矩矩的向寇季一礼,道了一声,“四伯”

    寇季打量了父子二人一眼,狐疑的道“你们父子两个什么情况”

    刘伯叙抿着嘴没有言语。

    刘亨假装洒脱的笑道“多年不见,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寇季摇头笑道“总是要开口的。你们父子两个总不可能这么一直沉默下去吧。”

    刘亨挠了挠头,笑着道“也对”

    说完这话,刘亨目光落在了刘伯叙身上。

    刘伯叙感受到了刘亨的目光,也看向了刘亨。

    刘亨盯着刘伯叙,大大咧咧的道“小子,我是你爹,你大伯干了蠢事,害了我们全家,也害了你大娘和你娘。

    你爹我没守住你大娘和你娘,是我对不起你。

    还有你舅舅,非要跟我大宋作对,被你四伯给宰了。

    你也别怨你四伯,因为换做是我,我也会宰了你舅舅。

    但你舅舅终究是你舅舅,害你没了舅舅,是你四伯不对。

    你四伯的债,你爹我抗了。

    你爹我也没杀大本事,就给你搏了个王,算是给你的补偿。”

    刘伯叙愣愣的盯着眼前的刘亨,微微张着嘴,一脸愕然。

    你确定你是我爹,不是憨憨

    寇季以手扶额,嘴角不断的抽搐。

    寇季以前总觉得,在汴京城的众多权贵中,他是最不会教育儿子的,也是最不会跟儿子相处的。

    如今看到了刘亨,寇季才发现,他跟刘亨比起来,居然是一个合格的不能再合格的爹。

    寇季放下手,黑着脸,眼看着刘亨这厮还要胡说八道,就忍不住开口,“你好歹也是个郡王,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像点样子。”

    刘亨尴尬的挠了挠头。

    寇季瞪了刘亨一眼,对刘伯叙招了招手。

    刘伯叙瞥了一眼自己那个不靠谱的爹,顺从的走到了寇季身边。

    寇季想要抬头去抚摸刘伯叙的脑袋,但是一抬手,意识到刘伯叙已经长大了,所以手就放在了刘伯叙的肩头。

    “孩子,别听你爹胡说八道。他在倭国待的时间长了,被倭人同化了,脑子出了一些问题。

    过些日子就好了

    你娘的事情,确实是你大伯害的。

    但是你大伯已经亡故。

    所以你就不要再记住此事了。

    我和你舅舅之间的仇怨,那是各为其主。

    现在你可能还不太懂,等你长大一些,你就应该懂了。”

    寇季用温和的语气向刘伯叙解释着刘亨刚才那一番浑话。

    刘伯叙认真的听完了寇季的讲述,然后板着小脸,郑重的道“四伯,各为其主的道理,侄儿已经懂了。

    侄儿从小就没有见过舅舅,跟他也没什么感情。

    侄儿是您一手养大的,也是您教侄儿做人的道理。

    侄儿只记得您对侄儿的恩。”

    寇季欣慰的看着刘伯叙,赞叹道“小家伙是真的长大了,不错不错。”

    刘伯叙是寇季看着长大的。

    刘伯叙如今如此懂事,寇季心里真的很欣慰。

    “去找天赐,一起去工部,看一看工部藏着的海船图,顺便带一些人将那些海船图画下来,然后好好研究研究,以后用得着。”

    “知道了,四伯”

    刘伯叙答应了一声,准备迈步离开。

    但是在离开之前,他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刘亨一眼。

    他站在原地迟疑了又迟疑,最终还是默默的走到了刘亨身边,规规矩矩的施了一礼,轻声呼唤了一声。

    “爹”

    “哎”

    刘亨激动的答应了一声。

    刘伯叙却已经垂着脑袋离开了。

    刘亨一脸激动的站在原地,嘴张了又张,想让刘伯叙停下多叫几声,但最终还是克制住了。

    寇季在刘伯叙离开以后,忍不住瞪了刘亨一眼,批评道“你就是这么给人当爹的”

    刘亨一边往刘伯叙离开的地方张望,一边挠着头道“也没人教我啊。”

    寇季差点被气的吐血。

    刘亨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看到了寇季神情不对,赶忙道“四哥,你是知道我爹当年是怎么对我的。

    我只是学着我爹”

    不等刘亨把话说完,寇季就毫不客气的道“得了吧。你爹那是外冷内热。你存粹就是憨、莽、彪。”

    刘亨尴尬的一笑。

    寇季瞪了刘亨一眼,没好气的道“伯叙入寇府以后,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但是却没有做。

    我想陪他,天赐也想陪他。

    但是他没答应。

    我知道,他是等你这个当爹的回来陪他。

    我都一一记下了,就放在书房里。

    回头我拿给你。

    你照着上面记下的,带着伯叙去做一遍。

    相信他会跟你亲近不少。”

    说到此处。

    寇季顿了一下,盯着刘亨质问道“你确定要将王位传给伯叙,让伯叙一个人去倭国他才刚刚见你,你又撇开他,你就不怕他恨你”

    刘亨闻言,脸上有些迟疑。

    寇季继续道“你可以先去倭国,当几年的西阳郡王,等到伯叙彻底长大了,将王位传给他,再回来也不迟。

    你念及我们的兄弟情分,想留下来陪我,我能理解。

    但你也得念及一下你和伯叙的父子情分。”

    刘亨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寇季见此,道“你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告诉我。”

    丢下了这话,寇季迈步离开了廊道。

    只是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刘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四哥,你舍得了天赐,我又为何舍不下伯叙你和官家随后要做什么,我大概能猜倒一些。

    我怕官家护不住你,所以我想留下来护一护你。

    等到你干完了大事,我们兄弟再扬帆远航,去高丽,去倭国,到时候我们有的是时间陪天赐、陪伯叙。”

    寇季脚下一顿,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

    刘亨冲着寇季的背影喊道“我就剩下你和伯叙两个亲人了。我不想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有事。

    伯叙去倭国,自有我的旧部辐照。

    种世衡去了倭国,都未必有伯叙吃得开。

    伯叙去倭国,可以说十分安全。

    但是你留在汴京城里却不一样。

    明里暗里有那么多对手。

    你需要我帮手。”

    “哎”

    寇季叹了一口气,没有回身,只是低声说了一句,“先给伯叙找一门亲事吧。不能让他一个人去倭国。

    你昔日在皇城司和军中的旧部,能招揽多少就招揽多少吧。

    倭人固然恭顺,但刀柄必须握在伯叙手里。

    还有,回头我要是顾及不到,你就带着天赐和伯叙去一趟刑部大牢。

    找几个罪大恶极的,让天赐和伯叙去当刽子手。

    他们是要承袭王位的人,不会杀人可不行。”

    刘亨咬着牙,重重的点了点头,“四哥,你把伯叙教的很好。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爹,我什么也给不了伯叙。

    但是你把我欠的,都补足了。

    我应该谢谢你。”

    “我是他伯父,教他是应该的”

    寇季丢下了这句话,再也没有搭理刘亨,匆匆离开了廊道。

    寇季离开了廊道,走了很远,才停下脚步,脸上神情十分复杂的变换了许久。

    “你在做什么”

    一道声音在寇季背后响起。

    寇季回过身,就看到了赵絮俏生生的站在自己背后。

    比起以前,赵絮彻底长成了一个大姑娘,亭亭玉立,十分动人。

    寇季上下瞥了赵絮一眼,不咸不淡的道“在考虑你为何还不嫁人,我寇府的家底都快被你吃空了。”

    赵絮瞥了寇季一眼,没好气的道“本公主吃的又不是你寇府的。本公主有自己的食邑,四时还有体己钱。”

    寇季翻了个白眼道“那你还赖在我寇府混吃混喝”

    赵絮嬉皮笑脸的道“在寇府待着舒服啊。宫里死气沉沉的,公主府也没什么人气。不论是宫里的人,还是公主府的人,一个个都像是假人。

    说话假,笑容也假。

    一点儿也不像是寇府有趣。”

    寇季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全天下的青年才俊任你挑,你就挑选不出一个如意郎君”

    “狄咏算吗”

    赵絮疑问。

    “狄咏”

    寇季略微愣了一下,愕然的道“狄青的次子那个一岁半的奶娃娃你是疯了吗”

    狄青如今有二子。

    长子叫狄谘,五岁。

    次子叫狄咏,一岁半。

    次子是狄青出征河西,抵御黑汗人的时候,曹家二姐生的。

    狄青长的俊俏,曹家二姐也貌美。

    他们二人的后代,长的自然不赖。

    狄谘虽然只有五岁,但是放在小孩堆里,颜值压倒一大片。

    只是狄咏还小,只有一岁半。

    赵絮居然把狄咏当成如意郎君

    赵絮多大了

    二十多了。

    二十多了,贪一个一岁半的娃娃。

    可不就是疯了吗

    赵絮笑容灿烂的冲着寇季眨了眨眼,道“先生,你是不知道。狄青家里的那个狄咏特别好看,软软的、白白的、圆滚滚的。

    每次我去狄府做客,都想抱着他。”

    寇季闻言,略微愣了一下,“狄家一门进京了”

    赵絮点头,“年前就进京了。住在我皇兄赐的大宅子里。师母经常带我去做客。”

    寇季缓缓的点了点头,“以狄青如今的身份,官家确实该赐一套汴京城的宅子给他。”

    说到此处,寇季瞪了一眼赵絮,“你是把狄咏当成如意郎君吗你是看人家小娃娃可爱。”

    赵絮吐了吐舌头,哼哼道“我就随口一说。”

    寇季揉了揉眉心,道“你在我府上待了这么多年了,见了无数的青年才俊,就没一个看得上眼的”

    赵絮摊开手,坦言道“把包拯和苏洵合在一起,我就有了,把他们两个拆开,我就没有了。

    我想找一个像是苏洵一样,能逗我笑的。

    也想找一个像是包拯一样,默默的对我好的。”

    寇季有些头疼的道“有这种人吗再说了,苏洵已经成婚了,孩子都有了。包拯倒是没成婚,你喜欢包拯吗”

    赵絮果断摇头,一脸真诚的盯着寇季道“不喜欢,跟着包拯我会吃苦的。”

    寇季一脸愕然的瞪起眼。

    赵絮认真的道“包拯太节俭了,他明明不缺钱,却过的像是个苦行僧。他跟我传递书信,好多信上面都带着菜油味。

    他肯定是在夜里,点着菜油灯,写的信。”

    大宋的豪门大户,几乎都是用蜡烛照明。

    一些人也会用松油灯。

    只有贫寒百姓家里,才会用菜油灯照明。

    包拯家里可不穷,其父包令仪做过官,家里是肥东少有的大户。

    虽说其父已经过世,可留下的家业并不小。

    包令仪去世的时候,包拯已经高中进士。

    所以几个兄弟分家产,他的兄长们也不敢像是演绎话本中那么欺负他。

    所以他分了不少家产。

    他用得起蜡烛。

    再加上他如今已经出仕,坐上了一府监察使,每个月的俸禄不少。

    他就是把蜡烛当柴烧,也消耗的起。

    就是如此,包拯还要点菜油灯,可见他确实节俭。

    寇季盯着赵絮,沉吟道“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的话,不需要在意这些。无论是你,还是包拯,根本不需要为三餐担忧。”

    赵絮可是赵祯唯一的妹妹。

    赵祯给赵絮的食邑可不小。

    赵絮在如今零星的皇族中,那也是妥妥的富婆一枚。

    所以她根本没不要为钱财担忧。

    换而言之,钱财绝对不是她谈恋爱道路上的阻碍。

    赵絮耸了耸肩膀,坦言道“可是我不喜欢他啊。我说了,我喜欢包拯和苏洵合起来。可是这样的人,我至今也没找到。”

    寇季听到了赵絮这话,张了张嘴,无话可说。

    包拯、苏洵,已经是大宋少有的人杰了。

    比他们还厉害的人杰,没多少。

    比他们还要厉害,还要会逗人,还要会默默的对她好。

    这种人大宋朝估计没有。

    真要是有,也不会娶公主。

    人家没理由扔下大好的前程不要,娶一个公主,蹲在家里吃软饭。

    驸马什么的,哪有六部尚书、内廷三宰的位置香。

    有人或许会质疑,说赵絮明明提了两个条件,为什么到了寇季脑海里,就变成了三个。

    寇季也不想将它们变成三个。

    可它们确实是三个。

    赵絮从小接受的是皇家教育,到了寇府以后,又跟一帮子英才们厮混在一起。

    不仅如此,还隐隐跟包拯和苏洵混成了至交。

    你觉得她的学识会弱

    寻常人的学识、谈吐,能入她的法眼

    “你难道是在等陈世美”

    寇季随口吐槽了一句。

    赵絮狐疑的盯着寇季问道“陈世美是谁”

    寇季淡淡的道“一个还没出世,就已经死了的人。”

    赵絮一脸茫然的盯着寇季,寇季却没多做解释。

    陈世美,那是戏剧中的人物。

    真实的大宋里,根本不存在这个人。

    毕竟,依照史实,赵祯唯一的妹妹,入了道,当了道姑,一当就是一辈子。

    即使陈世美存在,也不可能娶到她。

    寇季瞥了赵絮一眼,“你再找不到如意郎君,我就蛊惑你皇兄,让你去和亲”

    面对寇季的威胁,赵絮一点儿也不怕。

    赵絮十分得意的道“学生倒是想和亲,可周遭有资格让学生下嫁的国朝,都被先生您给收拾完了。”

    寇季听到这话,哭笑不得,“原来你嫁不出去,是我的原因”

    赵絮郑重的点头,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寇季瞪了赵絮一眼,没有再搭理她。

    赵絮得庆幸大宋朝有寇季,也得庆幸大宋朝如今四海无敌。

    若是放在历史上的大宋朝,赵絮敢公然说出这话,明天就能被文臣们塞出去和亲。

    寇季丢下了赵絮,去找寇卉。

    只是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

    寇卉像是刻意躲着他。

    找府上的仆人打听了一下,知道寇卉在兰园,跑到了兰园以后,却不见寇卉踪影。

    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寇卉,寇季最后放弃了。

    就在寇季放弃寻找寇卉,回到后院去的时候。

    汴京城里发生了一桩趣事。

    韩王寇季的弟弟们,刚在汴京城一处酒楼里,收下了别人孝敬的三千贯铜钱。

    兄弟几个正在分赃。

    被路过的寇准撞了个正着。

    于是乎,寇准就提溜着他们几个,到了寇府大宅。

    寇准到了寇府大宅。

    寇府大宅自然是一番鸡飞狗跳。

    待到寇准迈步跨入门中以后,就看到了一群儿媳妇站在门口静静的恭迎他。

    许久没有关注寇礼,寇礼的妾室团又壮大了一圈。

    汴京城里人尽皆知。

    枢密使寇季为人洁身自好,终生只娶了向嫣一人,也只爱向嫣一人。

    此事被汴京城内的女子吹捧成了佳话。

    有才女甚至还为此写了一首传唱度颇高的赋。

    嫁人当嫁寇枢密,已经成为了汴京城内女子们中间传的最多的一句话。

    然。

    枢密使寇季洁身自好,但枢密使寇季的爹,礼部侍郎寇礼,那就是荤素不忌,来者不拒。

    寇礼初入汴京城的时候,身边连一个丫鬟也没有。

    十数年时间。

    寇礼身边的妾室,已经达到了六十七人。

    其中有的是寇礼主动纳的,有的是别人送的,还有主动找上门的。

    虽然寇礼的妾室群体很庞大。

    但寇礼却没有妻室。

    不是他不愿意扶正某一位得宠的妾室。

    而是枢密使寇季的后娘,没人敢当。

    寇准入了寇府大宅,瞧着寇礼那庞大的妾室群,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厌恶的神情。

    在他眼里,男子汉大丈夫妻妾成群,那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汴京城里有钱人家皆是如此。

    所以没什么不对的。

    反倒是像寇季那种,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那才不对。

    “见过公公”

    一莺莺燕燕,在寇准走到了她们近前的时候,在寇礼最重新的妾室乔氏的引领下,规规矩矩的向寇准施礼。

    寇准瞥了乔氏一眼,不冷不热的问道“寇礼呢”

    乔氏赶忙道“老爷被同僚邀去了蒹葭馆。”

    寇准冷哼了一声,“差人去叫那个蠢东西给老夫滚回来。”

    乔氏赶忙答应了一声,派遣了管家带着仆人去请寇礼。

    寇准让人将那几个收人钱财的混账东西带进了府内。

    然后冷冷的盯着寇礼的妾室群。

    “都是谁生的混账东西,自己出来认。”

    一瞬间,妾室们全看向了乔氏。

    乔氏看到了那几个小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心里叹了一口气,低声吩咐道“是谁的,赶紧出去认。莫要惹恼了公公。”

    别人或不清楚,但是乔氏却很清楚。

    她们如今所拥有的一切,不是寇礼凭本事得来的。

    而是寇礼认了个好爹,有一个好儿子。

    寇礼能有今日,全凭他的好爹和好儿子的余荫。

    所以这个两个人,得罪不起。

    几个妾室听到了乔氏的话,胆战心惊的走到了自家儿子身前。

    寇准等她们认完了儿子以后,冷哼了一声,“你们倒是教了个好儿子。打着季儿的旗号受贿、许官、许爵。

    老夫和季儿都不敢这么干

    他们倒是全干了

    老夫是该说他们胆大妄为呢

    还是愚蠢至极”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9.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圣诞稻草人的小说北颂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北颂最新章节北颂全文阅读北颂5200北颂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圣诞稻草人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